当前位置:主页 > K小生活 >《北野武的下流哲学》:梦想跳楼大拍卖的时代,和愚蠢的教育脱不 >

《北野武的下流哲学》:梦想跳楼大拍卖的时代,和愚蠢的教育脱不

评论110条
正因为遥不可及,才能叫「梦想」

如今是个「梦想」跳楼大拍卖的时代。梦想一点价值也没有了。

「只要持续许愿,梦想就能实现」、「抓住梦想的魔法咒语」、「梦想不会背叛你」、「瞬间实现你的梦想」......电视也好书籍也好,这类说法多到夸张。到处都放送着「Dreams come true」的口号。

年轻的小哥与小姐们,在接受街头採访时回答「我的梦想实现了」,仔细一看,所谓实现的梦想竟然是「买到名牌包」。以梦想来说,这未免太寒酸了吧。说什幺「一直很嚮往拥有这个包包」,结果却是在二手店便宜入手。那些会把「终于实现我的梦想了」挂在嘴上的家伙,梦想的内容多半很寒酸。

美梦是用来期待的,能够轻易实现的不叫梦想。

现在所有东西都被冠上「梦想」两字。到最后还说出「你明天的梦想是什幺?」这种话。梦想已经不是未来的事,而是明天的事。

「我明天的梦想啊,是在很难预约的某某餐厅吃顿饭。」这种东西根本不是梦想啊。

就连非常寒酸的小事也全成了「梦想」。既然是梦想,不是绝对办不到的事或不可能实现的事怎幺行,真伤脑筋。

现代人的选择太多,选项增加了,过去是梦想的事也变得不再是梦想。在过去穷苦人家的概念中,所谓的梦想是「这辈子在死之前能去一趟夏威夷旅行」,或是「参加猜谜节目赢得一百万奖金」之类的事。可是,现在夏威夷人人都能去。旅行社打着「惊人价格!夏威夷特别旅行团,每人团费两万八千八百圆(不含燃料税)」的广告,有时燃料税还比团费高。

在我小的时候,说到一百万,那可是一大笔钱。如果有一百万,不知道能吃几碗猪排丼呢,说不定还能买下整间杂货店的口香糖。我们小时候活在这样的世界,说起来真的很寒酸。不过那就是从前人的梦想,即使寒酸,对我们来说还是遥不可及。当然,那些事现在已经唾手可得,无论夏威夷旅行或一百万日圆都不再称得上是梦想。

然而,现代人口中的梦想,儘管内容不同,寒酸程度却和从前的人没什幺两样。经济状况明明变得这幺好,却还维持着寒酸的梦想,这不是太好笑了吗。梦想竟然是上人气餐厅吃饭。我真是无言了。

梦想连人格都能改变

古典落语剧目《芝滨》里也谈到「梦想」。

卖鱼的主角是个不爱工作的酒鬼,有天早上,被老婆叫起来出门工作。由于时间还早,海边的鱼市场还没开,就着海水洗脸时捡到了一个皮製钱包,里面装有四十二两银。他心想,这下可吃喝玩乐一辈子不用工作了,回到家找朋友尽情吃喝,大肆喧譁一番,就这幺喝醉睡着了。

隔天早上,老婆问:「昨天的酒钱怎幺办?」他说:「不是有捡来的四十二两银吗?」不料老婆回答:「不知道你在说什幺,是不是做梦啦?」在家找了半天,确实没看到那个装了大笔金钱的钱包。卖鱼的大失所望,认定那是一个梦,从此洗心革面,戒了酒努力工作,三年后甚至开了属于自己的店。在某个除夕夜晚,老婆才将真相告诉他。是这样一个故事。

当然钱包真的存在,捡到钱包的事也是真实而非梦境,只是老婆灵机一动骗了卖鱼的。这是描写夫妻情感的名作,在此省略老婆告知真相的段落,总而言之,老婆告诉卖鱼的:「你滴酒不沾,勤奋工作了三年,今天就犒赏自己喝杯酒吧。」卖鱼的也觉得有理,拿起酒杯正要喝时,却在最后一刻停下动作,放下酒杯说:「还是算了,要是又变成一场梦就不好了。」

一个酒鬼,因为一场梦变成老实勤奋的人,而梦想(日文中,梦有「梦」和「梦想」双重含意)连一个人的人格都能改变。梦想本来就应该具备如此的份量,终究只有不会发生的事,才能称得上是梦想。

诚实告白的少年

今日之所以成了梦想跳楼大拍卖的时代,和愚蠢的教育或许脱离不了关係。我总觉得现今的父母和学校在强制孩子做梦。

不知道为什幺,父母都认为「我家孩子可能是个天才」、「真期待他长大之后的发展」,对孩子寄予过度期望。哪可能有这种事,世界上的天才屈指可数啊。可是,正因抱持过度期望,父母师长老是喜欢问小孩「你的梦想是什幺?」、「将来想成为什幺?」强迫孩子回答。孩子也无可奈何,只好回答自己想成为足球选手或消防员,其实他们根本不知道自己长大想做什幺。就是因为还不知道长大想做什幺,所以才要上学,不是吗?

毕竟只是孩子,梦想对他们来说太虚无飘渺。偏偏大人总是说着「真希望你的梦想能够实现」,硬逼他们拥有梦想。

小学时,我有个朋友被问到「你长大想当什幺?」,他的回答是「女人的内裤」,结果被老师揍了一顿。

「你将来想当什幺?」

「嗯……女人的内裤。」

这家伙到底在说什幺啊。

「老师,你为什幺要揍我。」

「这还用问吗?你是白痴啊?」

他想成为女人的内裤,因为这幺一来就可以一直触碰女人的私处,一直待在私处旁。这幺一说又被骂了。可是,你也可以欣赏他很诚实。

还有回答自己将来「想成为新娘」的男孩。说自己长大后想成为新娘,到底在想什幺啊。

「怎幺可能成为新娘?」大家都这幺说,可是几年过后,听说那家伙变性了。真是败给他。

「从男校毕业的大学女生」在这个社会已经不稀奇,现在是男人也能成为新娘的时代。因此,以男女有别为前提的日语也不能随便使用了。小时候被取笑「娘娘腔」的家伙,长大真的成为女人,你又能说什幺。

「这家伙真娘,你是女人吗你!」

「是啊。」

人家这幺一说,你就完全无法反驳。

「你这家伙,做的事跟娘们一样。」

「我是女的。」

啊?是喔。

这种事怎样都无所谓啦,我想说的是,不管是想当女人的内裤还是新娘,把不可能的事视为梦想,本质上来说都是对的。

日本没有美国梦——美国也没有

日本人之所以开始满嘴梦想,大概是受到美式价值观的深切影响。

美国现在也不行了,连新上任的总统都在就职典礼上说:「我们正面临重大危机。」不过,日本还是曾无论经济或各方面都向美国一面倒的时期。什幺堀江A梦(日本人对堀江贵文的暱称。堀江贵文为企业家、作家、投资家,成立的活力门网路公司创下三年内收购二十多间公司,八百亿日圆的营业额,后因违反证券交易法锒铛入狱)啦、村上基金(日本前通商产业省官僚村上世彰、前野村证券次长丸木强、前警察厅官僚滝泽建也等人集资的投资基金,也指运用该基金的投顾组织)啦,都是靠美式鍊金术不劳而获赚取大量财富之人,却受到众人阿谀奉承,说他们是什幺「人生的成功者」、「梦想的实现家」。

另一方面,社会上也开始出现「阶级悬殊社会(格差社会)」、「人生胜利组(胜ち组)」、「人生失败组(负け组)」等词彙。这些词彙的出现,和众人把「梦想就该去实现」挂在嘴上,应该是同时发生的事吧。如果不想被打入失败组,一定要实现梦想,成为人生胜利组。就算踩着他人往上爬也一定要成功。这不就是「美国梦」的世界观吗。

之前我去美国时,和美国人吵了一架。那家伙是个穷鬼,也没有学历,却一心认为自己将拥有美好的未来。

「武,你觉得美国如何?是个很不错的国家吧?因为这个国家有『美国梦』啊。」

他一边看着不知道是NBA还是什幺比赛,一边这幺说。他说,你看看那个黑人球员,那家伙出身贫民窟,却往上爬到了现在明星球员的地位。这就是American dream,这就是success story。所以他认为自己也可以。我反驳了他:

「那家伙有才华,你又没有。」

于是我们就吵起来了。

愈是没有才华的人,愈是满口梦想。话虽如此,换个角度想,也可以说这些人因为拥有梦想才不至于掀起暴动。只要持续怀抱梦想,相信梦想总有一天能实现,再穷的人也不会自弃。就这层意义来说,让没有才华的人做做梦,对国家或社会是有利的事。因为有梦,就不会爆发不满。说起来,梦想就像是合法麻药。

纽约布朗克斯区或哈林区这类被称为贫民窟的地区,确实出了不少嘻哈乐手及着名运动员,这些人出人头地也攫取财富。可是,能如此成功的天才只是极少数。

就是因为把他们当成「努力就能成功」的範本,才会有一堆音癡、笨蛋和没有运动神经的家伙也嚷嚷着「我还有希望」、「未来一定有什幺等着我」。不过我可以告诉你,未来什幺也没有喔。一切都是麻药的作用。

「寻找自我」的寻宝之旅

「成为自己想成为的样子」这种话我们经常听见。说这种话的人,有的也会踏上「寻找自我的旅程」。其实他们内心都很清楚吧,清楚自己什幺都没有。

可是,身为一个什幺都没有的人太不妙了,所以说要踏上旅程,寻找和现在不同的自我。找寻不存在的东西,说起来几乎就是寻宝了。和德川家康的埋藏金一样,不管怎幺找都找不出来。

「目前为止的我不是我,我应该还有什幺才对。」这种说词听起来,就像是要挖掘出自己沉睡的才华。问题是,才华不是沉睡了,是打从一开始就不存在。那些人不知道误会了什幺,以为自己拥有才华,跑去车站前卖诗或弹吉他。每次看到他们,我都很想说,你根本不可能有什幺才华。

说到底,是因为不肯承认自己没料,才说要去找寻自我,重新凝视自我,发现新的自我等等。怎幺想都是这样。在「寻找自己」的问题背后,隐藏着「有不同于现在的自己的另一个我」的正面思考。

「我或许有音乐方面的才华」、「我出生不是为了做这些事」、「我还有更需要我的地方」……发现了吗,这些「找寻自我」的想法全都是正面思考。真奇怪,怎幺没有人反向思考呢。不是正向思考,採用负向思考的话,事情可能会是「我不该做这幺好高骛远的事,或许该过得更脚踏实地一点」,这也是「找寻自我」吧。

「我没有任何才华,只想踏实工作、结婚、生子就好。」为什幺不能这样想呢?

相关书摘 ▶《北野武的下流哲学》:潇洒的成人还是存在,只是丑态毕露的家伙更醒目了

书籍介绍

本文摘录自《北野武的下流哲学》,不二家出版
*透过以上连结购书,《关键评论网》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。

作者:北野武
译者:邱香凝

「下流的我才更懂,什幺是品格,什幺是梦想的真谛、人生规矩、潇洒、表演。懂了下流,也就懂了什幺是终极有品的『上流生存之道』。」

是故弄玄虚吗?这位凭着讲犀利真话而成为日本最强评论者的思考家自有一套哲学:

像我这样旧街区穷人家出身,以浅草贫穷艺人的身分生活在社会底层的男人,为什幺能往上爬,到现在变成有钱人还穿着爱马仕呢?我连鞋子都穿爱马仕。不管怎幺想,这都是下流到了极点的表现。或许有人会说:你这个下流又低俗的人,有什幺资格在那边谈论品格啊?

不过,用我常讲的「钟摆原理」来比喻的话,因为贫穷而认识了下流极限的人,就像吊摆会往反方向摆荡,荡到底自然就明白了终极的上流是什幺样。贫穷与下流到了极点,自然就会有品了。只要习惯贫穷与下流,就会成为上流。听起来是歪理,但我就是这样在不知不觉中开始重视「有品」和「潇洒」的。

世界级导演北野武,也是来自下流街区的下町阿武。他从思想到言行,谈流氓明星总理工头,谈平凡伟大,谈爱情偷情,谈潇洒老丑,用无坚不摧的逻(毒)辑(舌),加上一个接一个打脸现代人的精采故事,带你认识什幺是下流。没错,他在下流圣经里谈品格。他说:这个时代的穷令人不安到了极点,那种感觉或许就像失去了自己的归处。不过,我们还是有归属的,那就是「品格」与「潇洒」。

品格——在人前满不在乎地发表食物「好吃」、「难吃」的评论。没有比这更没品的事。食物这种东西得靠杀生才能获得,吃饭就算抱持罪恶感也不为过。梦想——社会不断对这些人说梦想梦想梦想梦想,如此施加压力。这就像一边对金鱼缸里的金鱼说「将来要成为悠游河川的大鱼喔」,一边餵牠吃饲料。金鱼就是金鱼,不管餵食多少饲料,顶多变成胖金鱼。潇洒——有一种陶器是这样做出来的。拿一只普通的碗去火烤,把碗烤得变形扭曲。某个时代将这种扭曲视为美感。写实主义进入了印象派,代表了一点文化上的进化。北野武口中的「潇洒」就像这只扭曲的碗,或许可以想成是「在理解做人道理之后,更高一等的生存之道」。诽谤的规矩——先认同对方才能说对方的坏话,这就是诽谤人的规矩。如同北野武在威尼斯影展上说宫崎骏「吸引的都是女性观众,拜他所赐,女人都不来看我的电影了」,表面上是抱怨,实际上是在抬举对方。

最后,如果跟大家说一句话,你会说?好好读这本书,回到做人的原点吧。懂吗?(这是两句)

《北野武的下流哲学》:梦想跳楼大拍卖的时代,和愚蠢的教育脱不
  • 相关推荐:
  • 您可能喜欢得内容: